往期阅读
当前版: 17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星期文库 小镇故事之二

暖壶风波

金学钧

  叶满秋家东屋黑漆漆的墙柜上摆放的那只竹皮暖壶,是他家的重要家当。佝偻着身子的老父亲,每天做饭烧火时,总要提着汆子往暖壶里灌水。

  快放麦秋假了。一天下午,叶满秋提着暖壶来找我说:“公社院里的压水井水是甜的,我们打点去。”“好哇。”我一边说着一边提起我家的暖壶。我们来到了小镇大街南面的公社大院里打甜水。这次行动的动机,是因我们平常吃的井水有些苦涩,因此我们想换一下口味。

  一座老式二层青砖小楼北面,高高的石台上有一架铁把压水机。我俩先灌满了满秋的暖壶,放在石台上,再给我的暖壶打水。只听“碰”的一响,我不小心碰倒了满秋的暖壶,登时水和闪亮的玻璃碴子流了一地。“这下完了,肯定要挨打。”满秋提起破壶套,一脸沮丧。于是我俩就像丢盔弃甲的败兵,急忙逃离现场。

  “躲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”我们先跑到小河北边满秋家的菜园子躲避。园子有几垄麦子和一畦菠菜,秫秸夹的寨子上爬满了豆角秧子,打碗花开在园子边,蝴蝶和各种飞虫上下翻飞。我们暂时忘却了刚才的惊恐,捉蝴蝶,采野花,玩得不亦乐乎。我俩还相互讲故事,他讲的九十九道弯,是听他老父亲说的。故事讲的是,门前的小河拐过马伸桥镇子向西南流去,那段河曲里拐弯,人们称作九十九道弯,据说是护陵河,有很多故事哪。那条河里有鱼,还有很多蚂涕(蚂蟥)。讲到这里,满秋眼睛一亮,弯成一个月牙:“蚂涕晾干后一斤要卖到十块钱哪,有空儿捉些蚂涕卖了买小人书。”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。

 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,我们依然不敢回家,悄悄爬上满秋家房子上的女儿墙里躲避。原来这是财主家的房子,女儿墙下是拱形的大门和钉着铆钉的门扇。女儿墙与瓦垄间有一个小平台,就是我们藏身的地方。听见两家大人在找我们,我们故意不动声色。他们在喊我们的小名,可我们不敢下来。一开始,天上的星星忽闪忽闪,听得清小河流水的哗哗声,再后来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夜已经深了,天上下起了小雨,把我俩从梦中浇醒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回家投降。一顿打骂是免不了的。最后,我的母亲为满秋家买了一个暖壶。

  甜水没有喝成,但是女儿墙上的雨水之夜也是很香甜的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标题导航
~~~
~~~
~~~
~~~
~~~
●雅舍谈艺~~~
星期文库 小镇故事之二~~~
~~~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天津
   第04版:天津
   第05版:中国
   第06版:要闻
   第07版:世界
   第08版:世界
   第09版:社会
   第10版:法治
   第11版:社区
   第12版:服务
   第13版:文化
   第14版:演艺
   第15版:足球
   第16版:体育
   第17版:副刊
   第18版:副刊
   第19版:副刊 读吧
   第20版:视点
   第21版:一周热点
   第22版:文摘
   第23版:文摘
   第24版:天津卫
天凉好个秋
武大郎公断“诽谤案”
人生写意·自私
催菜哲学
看 齐
巴浪鱼
暖壶风波
启 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