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19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《时空画师》需要科学之核

赵伯仁

  备受全球科幻迷瞩目的“2023雨果奖”颁奖典礼于10月21日晚在成都科幻馆雨果厅举行,雨果奖17个奖项和惊奇奖、北极星奖一一揭晓。其中,科幻作家海漄的《时空画师》获“最佳短中篇小说”奖,成为继刘慈欣(2015年获奖)、郝景芳(2016年获奖)之后第三位获得雨果奖作品奖的中国科幻作家。

  熟悉海漄的读者可能知道,海漄的第一篇科幻小说《血灾》是2019年在成都八光分文化《银河边缘》中文版上发表的。2021年,海漄创作的《江之怒》,在历史考据的基础上赋予了人物更多的性格,后来这篇作品入围了银河奖最佳短篇奖。

  此后,海漄便专注于“历史科幻”,本次获奖的《时空画师》也是这种类型。故事是双线并行,一条是“现今”时间线中警察周宁调查故宫中鬼影后被附身的故事,另一条则是宋代时间线中宫廷画师赵希孟创作《千里饿殍图》前后揭穿宫廷阴谋的故事,而这两条本不可能倒流的时间长河却因“高维生物”赵希孟的一次“低维投射”交织在了一起。

  海漄自称《时空画师》的创意,受到了著名华裔科幻作家特德·姜的代表作《你一生的故事》的启发。但熟知此作品,或看过其改编电影《降临》的人都知道,《你一生的故事》是探讨诸多严肃主题的科幻文学,拥有命名学与物种存续、审美与偏见、超级智力与未来科研、自由意志、时间循环、语言学与时间因果等科学之核、文化之核。而《时空画师》更多的是人物穿越、文物小故事及君臣斗,并没有跳出这十数年来网文中最火爆的“穿越”小说。

  当然,我并不是想否认历史科幻作品,但历史科幻作品常有扁平化严重的问题,即初读如灵光一现,再读便如鸡肋,读完则毫无余味。刘慈欣在《科幻的原力》中写道,“在科幻小说中,人物的复杂性或敏感性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从宇宙的视角来看他的存在是否合理,他的观点与我们所知的统治世界的物理法则是否冲突。”这也许能带给我们更多启示。

  恰如评论家施战军在本次成都世界科幻大会“未来之选”发布会上的致辞所言:“科幻首先必有科学之核,否则很难称之为科学幻想。非常重要的是,在拥有科学之核的同时,更应该有文化之核,最终通向生命之核。科学之核——文化之核——生命之核,在某种意义上,科幻文学以此对所有文学寻找‘硬核’起到了赋能、引领的作用。”

  当然,作品能够得奖,为中国文学在全球视野下争光,自是好事,但历史科幻若真想在“科幻”这条路上走下去,恐怕还是得在科幻与历史的结合上有所创新,要在文学功底上下番苦功夫,力求“有意思,有价值”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天津
   第04版:天津
   第05版:中国
   第06版:要闻
   第07版:世界
   第08版:世界
   第09版:社会
   第10版:法治
   第11版:社区
   第12版:服务
   第13版:文化
   第14版:演艺
   第15版:足球
   第16版:体育
   第17版:副刊
   第18版:副刊
   第19版:副刊 读吧
   第20版:视点
   第21版:一周热点
   第22版:文摘
   第23版:文摘
   第24版:天津卫
《时空画师》需要科学之核
老人称谓
池塘圆舞
居于书声琅琅间
微书评
《峄山碑》得于天祥书肆
礼 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