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19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书人书事 津门购书记之一

《峄山碑》得于天祥书肆

章用秀

  天祥市场、泰康商场、劝业商场,曾是天津商人在法租界梨栈一带投资兴建的三大商场。其中,以经营图书、传播文化而言,天祥当名列榜首。我收藏的《峄山碑》《九成宫醴泉铭》等碑帖即购于天祥商场的大书肆。

  “峄山碑”是秦刻石中最早的一块,内容是歌颂秦始皇统一天下,废分封,立郡县的功绩。秦相李斯撰文并书。《峄山碑》为小篆,笔法严谨,线条圆润流畅均衡,精致典雅,端庄工稳,人称“玉著篆”,是学书入门的最佳范本之一。《九成宫醴泉铭》,魏徵撰文,欧阳询书,唐贞观六年(632)立于九成宫内。书法体现了欧阳询书法刚劲险绝、法度森严的特点,被誉为“楷书之极则”“正书第一”。

  说到天祥书肆自然离不开天祥商场。天祥商场于1922年建成,不久二楼就出现了第一家书店——中西书店。以后陆续开办有永和书局、大陆书局、英华书局等50余家,于是人们便称这里为“天祥书肆”。

  来天祥书肆购书的人,有时一天能达到万余人。书肆内的书店从业者凭借敏锐的嗅觉和眼力、不辞辛苦的“钻劲儿”,都曾收购、经营、保存过大量有价值的文献典籍。校经书坊的段惠萍1933年在天祥设业后,不断扩大交际面,对天津藏书之家知之甚稔,竟将触角伸至晚清大太监“小德张”的门内。他探得“小德张”那里有一批大内善本及清内阁钞本“剧本”数种,立即前往将其收购,这批珍贵的典籍后售归于北平同业魏广洲。收藏家徐世章曾经将一批普通旧书按废纸卖给了永和书局的张璞臣。张购回后,细心翻掇,竟从废纸中捡得《永乐大典》两册。他直接将其售予顾颉刚先生,顾又售归北京图书馆。徐世章于1959年将藏书全部捐献给天津市人民图书馆,又将其收藏的《永乐大典》10册捐献给北京图书馆,前后12册《永乐大典》终为北图所收藏。类似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。

  天祥书肆无愧为文化的宝库,当年有不少求知者在此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文献资料,实现了多年的愿望。曾有这样一件事:有些读者购了王云生编的《六十年中国与日本》后,发现都缺其中第7册,而所有缺失的册页都是在天祥书肆配齐的。天祥书肆各书店都乐于为读者代订、代找图书,如果读者有困难不能前来,他们还主动送书上门。

  天津解放初期,天祥书肆继续经营。我在20世纪50年代正潜心攻研书法,亦常去那里,结识了杨永维、刘熙刚等书商,所需的《书学绪闻》《广艺舟双楫》等线装书均从他们那里购得。所购碑帖拓本除《峄山碑》《九成宫醴泉铭》外,还有孙过庭《书谱》《汉碑大观》及印谱等。

  《峄山碑》对我的书法帮助极大,书界历来有“学篆必先宗‘二李’(秦李斯,唐李阳冰)”之说。那时古碑帖不像现在大量印行,我初学小篆即反复临写《峄山碑》,碑文“皇帝立国,维初在昔”等几乎都能背下来。唐张怀懽在《书断》中将李斯的小篆定为“神品”,赞曰:“画如铁石,字若飞动”,称其用笔“骨气丰匀,方圆绝妙”。《九成宫醴泉铭》作为欧阳询楷书的代表作,我亦不断追摹不已,为我书法的进一步提升奠定良好基础。

  至公私合营前,据说那里的书店还存有30余家。后来,天祥书肆里的店家大多归入了天津古旧书店(后更名为古籍书店),那些老书商偶尔还能在古籍书店里见到。天祥书肆对天津近现代文化所起的推动作用是不容忽视的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天津
   第04版:天津
   第05版:中国
   第06版:要闻
   第07版:世界
   第08版:世界
   第09版:社会
   第10版:法治
   第11版:社区
   第12版:服务
   第13版:文化
   第14版:演艺
   第15版:足球
   第16版:体育
   第17版:副刊
   第18版:副刊
   第19版:副刊 读吧
   第20版:视点
   第21版:一周热点
   第22版:文摘
   第23版:文摘
   第24版:天津卫
《时空画师》需要科学之核
老人称谓
池塘圆舞
居于书声琅琅间
微书评
《峄山碑》得于天祥书肆
礼 节